27#510

Fengzi · 6 年前 发布 · 29 次点击

两年前

毕业游,嘉明和秋平带回当地所谓的特产,两把没有开锋的长刀。

从此,宿舍每晚都会上演武侠大剧,两集连播。

看来我不该来。

你现在后悔太晚了。

留下一只手行吗?

不行!要留,留下你的命。 (东邪西毒)

我以为世上的武术确实没有高低之分,只有习武的人才有强弱之别,通过竞技我们可以发现和认识一个真正的自己,因为我们真正的对手可能就是我门自己。(霍元甲)

然后便是一阵打斗。

他们时而翻身上床,时而飞跃落地。

他们时而在阳台对峙,时而在门口叫嚣。

宿舍虽小,丝毫不影响他们发挥高超的武艺。

刀剑无影,他们嘴里发出叮叮叮的声音。

江湖上,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事情,我们可以控制自己手中的剑,却永远不知道对方的剑会在什么时候刺出。

不久,秋平搬出宿舍,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。

嘉明情绪低落,他才发觉,作为一个剑客最最重要的不是江湖第一,而是有个实力相当的对手,英雄惜英雄。

大概也想出去闯荡一番了,他时常站在阳台望着对面的宿舍楼,说着另外一句台词,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(东邪西毒)?

之后嘉明和景锋,他们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行几人被一老师忽悠去佛山某公司实习,老师需要职称,学校需要就业率。

宿舍空荡荡,只剩我一个人。

我们宿舍不再是文明宿舍,毕竟1426不是27#510。

站在阳台,我假装嘉明就站在旁边。是另外一个沙漠,我接上他的对白。

三年前

我们都很忙,忙着玩游戏。

最疯狂的当属景锋,玩《赤壁》玩得废寝忘食,雷打不动。

秋平发明了著名的桌球游戏外挂,用尺子在电脑显示器上测量角度提高命中率,十发九中,屡试不爽,一度导致多人同时玩桌球游戏时尺子供不应求。

嘉明是个讲原则的人,每一款游戏都是装了又卸、卸了又装,第一天下定决心不再堕落,第二天下不为例。

这个暑假我们就要搬到广州校区,广州校区宿舍楼紧缺,四人间分配数量有限,需抽签决定。其他同学纷纷寻找新舍友重组自己的宿舍,我们默契依旧,决定抱团,不管是四人间、六人间还是八人间都一起,只是我们的心里的四人空间是否还住得下其他人。

文明宿舍二等奖,进步了,下次会是第一吗?

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去吃宵夜,这次应该去特别点的地方,一号饭堂六楼,据说这里尽显奢华,两年时间即将过去,我们在这里吃了四份酸辣粉,其中一份不加辣。

嘉明不太能吃辣,吃得汗如雨下,我们笑他应该像我这样有自知之明,他嗤之以鼻,说下次还加辣。

景峰为我们抽到了四人间。

四年前

我负责擦桌子、洗衣台还有阳台,景锋负责扫地、拖地,嘉明擦窗户和阳台那扇门,秋平洗厕所。

有时我们会轮换,嘉明还是擦窗户,我去洗厕所,景锋拖地顺带洗阳台,秋平把他几天没洗的衣服塞进他的衣柜然后在电脑上玩四国军棋。

付出和收获成正比,我们获得了文明宿舍三等奖。

为表庆祝,我们一起去吃宵夜,二号饭堂二楼,四份炒粉。

我们边吃边聊,约好周末一起去逛阳光广场。

从学校步行到那里需要半个多钟,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,谈论一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话题。那个时候,我们彼此都不知道,景锋体育有特长,嘉明精通数理化,秋平有个漂亮女友,我高中差点被开除。

回学校的路上,我们轮流提着我们的战利品,明天邀请其他同学来我们宿舍吃火锅。

五年前

我坐在拥挤的教室,广播里放着英语听力,我犹豫不决刚听完那道题应该是选A还是选C,每当有两个答案让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我就选毫不相关的另外一个,于是我选B,我刚才开了个小差,我在想,大学是什么。

插曲 插图

目前尚无回复
添加一条新的回复

请尽量让自己的回复能够对别人有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