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日

Fengzi · 6 年前 发布 · 570 次点击

恩坤说,你知不知道百花广场在哪,要不到时就在那里汇合?

我说,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一个路痴吗,关键是,百花广场究竟有没有花?

公元2011年12月2日,这天是超强和文萍的婚礼。

我和大鱼,两点半出发,先去广斌家,然后坐小龙的车一同前往。然后,我们先是等小龙,后是等广斌,再是等彩艺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我们出发了,时间是四点半,婚礼五点钟入场。小龙说,那地方我去过,半个小时就到了。掐指一算,时间似乎刚好。但是事实上,我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我们还在广州,好不容易用龟速挤出广州之后,我们迷路了……最后,我们终于到了,时间已经是七点多,婚礼已经开场。

毕业一年多,因为这场婚礼,让我们重新聚到了一切,真让人庆幸,庆幸时间过去不多,我们彼此都还熟悉。

超强和文萍,恩爱的一对。

Sword,头发留长了。

鸭子,络腮胡已经快长成了。

嘉明,穿着一件黑色卫衣,背后有一个金黄色Logo,写着,LI-MING。

薯条,没戴眼镜。

恩坤,也蓄了胡子,一副文艺青年样。

陈有,字 缺德。

静,文静并fashion着。

聪,化了妆。

作辉,说话中气依旧。

汤圆,瘦了。

春风,扑面而来。

猪哥,人如其名。

……

酒过三巡,心怀不轨的广斌、陈有、猪哥,半推半就的大鱼、嘉明都已烂醉。

广斌在路上还大言不惭要灌醉多少个人,第一个倒下。我伸出一根手指问他,这是多少根手指?他说,四根!我说,你醉了,正常人应该是看到两根。

大鱼开始自言自语,小明去医院打点滴,刚打完,护士又给他续了一瓶,小明觉得很费解,护士说,再来一瓶!

酒足饭饱,我们决定一起去唱K打牌。

在的士上,广斌吐得一塌糊涂,为此,我不得不把司机洗车的钱也付了。因为我的钱包不在自己身上,所以我用嘉明的钱买了单,特豪爽,原来我最帅的姿势出现在掏别人钱包的时候,下了车,嘉明清醒了很多。

彩艺说我k歌的时候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,特疯。我说,人之初,性本疯,我只是看上去一本正经而已。

酒醒之后的猪哥霸着麦鬼哭狼嚎,恩坤和Sword几人在玩杀人游戏,我、聪和陈有坐在角落吹水,大鱼在厕所吐了又吐,春风早早走了。

凌晨,女生们要找回旅店休息,先撤了。我和Sword还没好好聊,我帮聪点的《后来》还没唱,我无聊地嗑者开心果等待散场。

第二天,我们在超强家吃完午饭。女生们要回学校,回顾过去,展望未来。我们男生,一部分回广州,一部分去打球。

篮球开场不久,我便被大鱼撞伤了腿。超强依旧腰力十足,陈有和鸭子配合依旧给力,作辉外线射球依旧那么准,身为村官的嘉明代表村民把自己肚子都吃大了,但跑位依旧神速。猪哥站在角落,双手叉腰,像个裁判,他是为了迷惑对手,有球了,腾空而起,出手,三不沾,好一个界外球。

怕没车回各自的家,我们早早散场,在学校的时候,我们从不担心这个,怎么样也要到宵夜时间才散,出来走,迟早要还,把我们以前挥霍的青春统统还了,几倍几倍地还。

吃完晚饭,我和超强、嘉明坐在一起吃花生,其余几人在斗地主。

超强端给嘉明一杯玫瑰花茶并说,来,可以美容,喝完就可以像疯子一样帅。我说,说我帅这么夸张,小心今晚打雷。见嘉明不响应,我又接着说,嘉明,你知道超强说我帅有多夸张吗,那夸张程度就好比说你长的还行!

时候不早,各回各家,作鸟兽散。

我回想起大学的时候,我对超强说,你读大学就是为了文凭。两天后,他兴高采烈地对我说,疯子,你说得太对了!一语双关!

后事

嘉明周日有约,周六去我家暂住一夜,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对他说,嘉明,你是人民的儿子。

不久前Sword入手了android手机,defy+,我们为了把各自的Google通讯录上的头像同步到彼此的手机上花了很多时间,几经周折,终于搞定。

佛山,是一个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城市,从而造就了鸭子,传奇般的被扒者,在被扒界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他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9号早上,收到鸭子群发的短信,说,手机被盗,借钱勿信。

鸟斌回广州参加日语考试,岛国文艺片功不可没。

插曲

目前尚无回复
添加一条新的回复

请尽量让自己的回复能够对别人有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