舌尖上的食堂 2014年06月22日 / Fengzi

舌尖上的食堂

明天你是否会想起,彪悍的食堂阿姨,经典的千张炖豆皮,抡大勺甩在碗里,淑女也撒腿跑百米,从不怕地面油腻,只可惜无论多惦记,我们都再回不去...认清明天的去向,不忘昨日的来处,感受食堂的馈赠,打开青春的味蕾!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别让大学上了你 2013年08月29日 / Fengzi

别让大学上了你

大学里的课,全是排位赛争夺,学渣在后排睡觉,女神在中间补妆,学霸在前面撑场。 学习如此,更别提恋爱和锻炼了,对死宅来说,看个毛片儿就是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,领个快递就相当于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我的十年感言 2012年09月11日 / Fengzi

这个是2008年的时候腾讯10周年的一个活动,有现成的模板,回忆几几几几年,腾讯干嘛干嘛,我干嘛干嘛...

虽然我对腾讯没啥好感,但是那时想着调侃,就按照那个模板写了一篇日志发到了Qzone,后来把自己所有的日志都隐藏起来了,昨天晚上无聊翻出来看,感觉自己当时还是挺娱乐的嘛,所以转发到这里来,4年前的疯子的疯言疯语

回忆1998年:腾讯公司成立,我好像还是个毛小孩。

回忆1999年:腾讯QQ诞生,我还是个毛小孩。

回忆2000年:腾讯成为中国首家盈利互联网企业,我还要跟老爸拿钱买作业本。

回忆2001年:腾讯QQ在线用户成功突破100万大关,我的学习成绩手册出现统统及格。

回忆2002年:腾讯参加《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》签约仪式,我发誓我要退出叫做“团”的组织。

回忆2003年:腾讯网QQ.COM门户网站发布,我的作业示范被老师撤掉(原因为有同学举报我抄作业)。

回忆2004年:腾讯香港主板上市,我正式拥有某网吧会员卡,并且学会上网。

回忆2005年:腾讯全面布局互联网业务,我老师全面布置各科作业。

回忆2006年:腾讯网QQ.com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门户网站,我荣获“考试菜鸟”称号。

回忆2007年:腾讯成立公益慈善基金会, 市值超过1000亿,我的个人私房钱突破100元。

回忆2008年:腾讯奥运报道取得流量第一,宿舍漏水,水费突破全楼第一。

2011年12月2日 2011年12月02日 / Fengzi

恩坤说,你知不知道百花广场在哪,要不到时就在那里汇合?

我说,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一个路痴吗,关键是,百花广场究竟有没有花?

公元2011年12月2日,这天是超强和文萍的婚礼。

我和大鱼,两点半出发,先去广斌家,然后坐小龙的车一同前往。然后,我们先是等小龙,后是等广斌,再是等彩艺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我们出发了,时间是四点半,婚礼五点钟入场。小龙说,那地方我去过,半个小时就到了。掐指一算,时间似乎刚好。但是事实上,我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我们还在广州,好不容易用龟速挤出广州之后,我们迷路了……最后,我们终于到了,时间已经是七点多,婚礼已经开场。

毕业一年多,因为这场婚礼,让我们重新聚到了一切,真让人庆幸,庆幸时间过去不多,我们彼此都还熟悉。

超强和文萍,恩爱的一对。

Sword,头发留长了。

鸭子,络腮胡已经快长成了。

嘉明,穿着一件黑色卫衣,背后有一个金黄色Logo,写着,LI-MING。

薯条,没戴眼镜。

恩坤,也蓄了胡子,一副文艺青年样。

陈有,字 缺德。

静,文静并fashion着。

聪,化了妆。

作辉,说话中气依旧。

汤圆,瘦了。

春风,扑面而来。

猪哥,人如其名。

……

酒过三巡,心怀不轨的广斌、陈有、猪哥,半推半就的大鱼、嘉明都已烂醉。

广斌在路上还大言不惭要灌醉多少个人,第一个倒下。我伸出一根手指问他,这是多少根手指?他说,四根!我说,你醉了,正常人应该是看到两根。

大鱼开始自言自语,小明去医院打点滴,刚打完,护士又给他续了一瓶,小明觉得很费解,护士说,再来一瓶!

酒足饭饱,我们决定一起去唱K打牌。

在的士上,广斌吐得一塌糊涂,为此,我不得不把司机洗车的钱也付了。因为我的钱包不在自己身上,所以我用嘉明的钱买了单,特豪爽,原来我最帅的姿势出现在掏别人钱包的时候,下了车,嘉明清醒了很多。

彩艺说我k歌的时候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,特疯。我说,人之初,性本疯,我只是看上去一本正经而已。

酒醒之后的猪哥霸着麦鬼哭狼嚎,恩坤和Sword几人在玩杀人游戏,我、聪和陈有坐在角落吹水,大鱼在厕所吐了又吐,春风早早走了。

凌晨,女生们要找回旅店休息,先撤了。我和Sword还没好好聊,我帮聪点的《后来》还没唱,我无聊地嗑者开心果等待散场。

第二天,我们在超强家吃完午饭。女生们要回学校,回顾过去,展望未来。我们男生,一部分回广州,一部分去打球。

篮球开场不久,我便被大鱼撞伤了腿。超强依旧腰力十足,陈有和鸭子配合依旧给力,作辉外线射球依旧那么准,身为村官的嘉明代表村民把自己肚子都吃大了,但跑位依旧神速。猪哥站在角落,双手叉腰,像个裁判,他是为了迷惑对手,有球了,腾空而起,出手,三不沾,好一个界外球。

怕没车回各自的家,我们早早散场,在学校的时候,我们从不担心这个,怎么样也要到宵夜时间才散,出来走,迟早要还,把我们以前挥霍的青春统统还了,几倍几倍地还。

吃完晚饭,我和超强、嘉明坐在一起吃花生,其余几人在斗地主。

超强端给嘉明一杯玫瑰花茶并说,来,可以美容,喝完就可以像疯子一样帅。我说,说我帅这么夸张,小心今晚打雷。见嘉明不响应,我又接着说,嘉明,你知道超强说我帅有多夸张吗,那夸张程度就好比说你长的还行!

时候不早,各回各家,作鸟兽散。

我回想起大学的时候,我对超强说,你读大学就是为了文凭。两天后,他兴高采烈地对我说,疯子,你说得太对了!一语双关!

后事

嘉明周日有约,周六去我家暂住一夜,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对他说,嘉明,你是人民的儿子。

不久前Sword入手了android手机,defy+,我们为了把各自的Google通讯录上的头像同步到彼此的手机上花了很多时间,几经周折,终于搞定。

佛山,是一个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城市,从而造就了鸭子,传奇般的被扒者,在被扒界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他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9号早上,收到鸭子群发的短信,说,手机被盗,借钱勿信。

鸟斌回广州参加日语考试,岛国文艺片功不可没。

插曲

你的人生hold住了吗? 2011年10月26日 / Fengzi

你的人生hold住了吗?

hold住了吗,hold住了吗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27#510 2011年09月18日 / Fengzi

两年前

毕业游,嘉明和秋平带回当地所谓的特产,两把没有开锋的长刀。

从此,宿舍每晚都会上演武侠大剧,两集连播。

看来我不该来。

你现在后悔太晚了。

留下一只手行吗?

不行!要留,留下你的命。 (东邪西毒)

我以为世上的武术确实没有高低之分,只有习武的人才有强弱之别,通过竞技我们可以发现和认识一个真正的自己,因为我们真正的对手可能就是我门自己。(霍元甲)

然后便是一阵打斗。

他们时而翻身上床,时而飞跃落地。

他们时而在阳台对峙,时而在门口叫嚣。

宿舍虽小,丝毫不影响他们发挥高超的武艺。

刀剑无影,他们嘴里发出叮叮叮的声音。

江湖上,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事情,我们可以控制自己手中的剑,却永远不知道对方的剑会在什么时候刺出。

不久,秋平搬出宿舍,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。

嘉明情绪低落,他才发觉,作为一个剑客最最重要的不是江湖第一,而是有个实力相当的对手,英雄惜英雄。

大概也想出去闯荡一番了,他时常站在阳台望着对面的宿舍楼,说着另外一句台词,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(东邪西毒)?

之后嘉明和景锋,他们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行几人被一老师忽悠去佛山某公司实习,老师需要职称,学校需要就业率。

宿舍空荡荡,只剩我一个人。

我们宿舍不再是文明宿舍,毕竟1426不是27#510。

站在阳台,我假装嘉明就站在旁边。是另外一个沙漠,我接上他的对白。

三年前

我们都很忙,忙着玩游戏。

最疯狂的当属景锋,玩《赤壁》玩得废寝忘食,雷打不动。

秋平发明了著名的桌球游戏外挂,用尺子在电脑显示器上测量角度提高命中率,十发九中,屡试不爽,一度导致多人同时玩桌球游戏时尺子供不应求。

嘉明是个讲原则的人,每一款游戏都是装了又卸、卸了又装,第一天下定决心不再堕落,第二天下不为例。

这个暑假我们就要搬到广州校区,广州校区宿舍楼紧缺,四人间分配数量有限,需抽签决定。其他同学纷纷寻找新舍友重组自己的宿舍,我们默契依旧,决定抱团,不管是四人间、六人间还是八人间都一起,只是我们的心里的四人空间是否还住得下其他人。

文明宿舍二等奖,进步了,下次会是第一吗?

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去吃宵夜,这次应该去特别点的地方,一号饭堂六楼,据说这里尽显奢华,两年时间即将过去,我们在这里吃了四份酸辣粉,其中一份不加辣。

嘉明不太能吃辣,吃得汗如雨下,我们笑他应该像我这样有自知之明,他嗤之以鼻,说下次还加辣。

景峰为我们抽到了四人间。

四年前

我负责擦桌子、洗衣台还有阳台,景锋负责扫地、拖地,嘉明擦窗户和阳台那扇门,秋平洗厕所。

有时我们会轮换,嘉明还是擦窗户,我去洗厕所,景锋拖地顺带洗阳台,秋平把他几天没洗的衣服塞进他的衣柜然后在电脑上玩四国军棋。

付出和收获成正比,我们获得了文明宿舍三等奖。

为表庆祝,我们一起去吃宵夜,二号饭堂二楼,四份炒粉。

我们边吃边聊,约好周末一起去逛阳光广场。

从学校步行到那里需要半个多钟,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,谈论一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话题。那个时候,我们彼此都不知道,景锋体育有特长,嘉明精通数理化,秋平有个漂亮女友,我高中差点被开除。

回学校的路上,我们轮流提着我们的战利品,明天邀请其他同学来我们宿舍吃火锅。

五年前

我坐在拥挤的教室,广播里放着英语听力,我犹豫不决刚听完那道题应该是选A还是选C,每当有两个答案让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我就选毫不相关的另外一个,于是我选B,我刚才开了个小差,我在想,大学是什么。

插曲 插图

野兽形态 2011年09月12日 / Fengzi

我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学生,自初中开始就是教育界的公敌。

高中时爱上了编程,然后义无反顾地把“网络工程”填上了高考第一志愿,成功被录取之后发现自己心中向往的叫“软件工程”……

“学厨师,还是新东方。”

“学技术哪家强,____山东找蓝翔。”

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戏剧性。

于是,开始了大学生活。

没有了棱角,安于现状,得过且过。

被选为班委,被称为八号女生,被老师表扬。

“三年之后又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。”

这是读书生涯的最后三年,似乎一切都已成定局,结局显而易见。

应付式的教育,应付式的学习,无聊透顶。

无聊有无聊的活法,我重新看起了《猛兽侠》,初中时很喜欢的动画片。

那些猛兽侠们只要喊“变身”就可以在“野兽形态”和“机械体”之间随意切换。

虽然,敌人变形虫也可以随意变身,甚至都不用喊口诀,但终究是一群没有思想的机器人。

现在的我们,应该就是变形虫的一种,以班为单位,老师就是那些经过无敌龙改造带有火种的小头目,而整个教育体制就是无敌龙。

于是,无敌龙让我们往东我们就往东,让我们往西我们就往西。我们喊着同样的口号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……”

必要时我们就变形,变形之后拥有更强劲的火力用来对付敌人,口号也精简为“学习,向上。”

总结地说,我们的任务就是寻找猛兽侠并把他们打败,然后取回他们的火种交给无敌龙,让无敌龙改造他们并成为我们的一员。

我隐约记得我曾经也是个猛兽侠,那时的我自由自在,不为世俗所困。

应该是在某一次和变形虫的交战中,我不幸被击败,最后被无敌龙改造了身体;但是因为我的火种太强大,无法完全取出,所以残留的火种唤醒了现在的我,我想应该是这样。

我应该恢复野兽形态,这样变形虫就侦测不到我的存在;我应该躲在隐蔽的地方,酝酿猛兽侠对变形虫的反攻;我应该寻找其他的猛兽侠,加入他们,壮大队伍……

一天晚上,我照常独自一人去打球,遇到两位女生,她们说,你变了。

我说,是么。

然后我们寒暄了几句,我继续我的篮球,而她们继续她们的事。

那晚,我玩得很晚,最后我累了,坐在地上,两手撑地,望着天,天上依旧是那片城市里特有的黑云,看不到星星和月亮。

我转过头看着放在旁边的篮球,还好你没变,还是一样的圆,哈哈。

我觉得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,不会再抗拒跟不喜欢的人交谈,学会了赞美别人,对于讨厌的人,也不再横眉相对;我努力成为社会里别人口中脾气好、容易相处的人;然后再不温不火无棱无角地待着。人们说,这就是生活。——Camille